随时随地要生系列
dalakkwooo随时随地要生系列
首页还有一个纯生集,都是基本纯生,随时随地任何场景,孕夫突然要生了怎么办?比较详细生产描写,有的可能含有孕期大肚H
死遁后反派疯了
叁生圆圆死遁后反派疯了
季清瓷活了二十年却被告知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其实是一本小说,自己还是书里反派的早死白月光。 因为穿越者——主角受脱离剧情提前针对小反派,导致反派差点提前下线,系统迫不得已出面让他觉醒去帮助反派。 季清瓷看着角落里那血肉模糊的一团…… 有些嫌弃地用脚尖踢了踢:“活的死的?” 地上昏睡过去的沈明绎慢慢睁开那双充血的眼,恶狠狠地盯着他。 …… 五年后,沈明绎白手起家凭一己之力成为京圈新贵,产业越做越大。 在外,人人畏惧他的狠厉和他那一身疯劲,而家里那位Omega依旧拿他当狗崽子看。 终于他再也不想隐瞒自己的感情,将他锁了起来。 谁也没想到,曾经叱诧风云的季家家主季清瓷竟然跳楼自杀了! 众人唏嘘。 沈明绎,逼得他自杀的罪魁祸首亲眼见他一跃而下。 他似乎看见楼顶的季清瓷笑骂了他一句: “狗崽子。” 随之重物落地的声音如世界坍塌般在他耳边炸开,那人温热的血溅在他惨白的面颊上,整个世界一片死寂。 …… 之后的沈明绎疯了,他先是将市面上所有精神力安抚剂和抑制剂垄断,再是不断扩大自己的财力权力,主角攻受被针对到家破人亡,几欲崩溃。 整个世界都乱套了。 季清瓷再次被系统骚扰—— “季家主,真的拜托了,这个世界再这样下去会崩塌的,您也不想这个世界拉着您一起泯灭吧?” 季清瓷睨了一眼被投屏在墙上的那个疯子。 行吧。 小剧场: 被找回后的季清瓷又一次被锁了起来。 他晃了晃扣在脚踝上的锁链,伸在沈明绎面前。 挑眉看他,意思很明显。 男人垂眸,目光凝在他玉白滑腻的脚背上,不为所动。 “解开。” “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。” 沈明绎微微仰头,对上Omega冷若寒冰的双眸,闷声将环解开。 季清瓷见此嗤笑一声,没说话。 沈明绎:老婆好凶,好欲,我好爱,想*。 清冷自持受x偏执疯狗攻 1v1,双洁,ABO有私设,无脑小白文,勿抠细节。
【FF14/OC】风雪十日
DickDiver【FF14/OC】风雪十日
库尔札斯西部,深夜,一个冒险者敲开了小教堂的门。 瞎子神父不幸招惹怪物,饱受精神折磨和爆炒的伊村爱情故事。 没有游戏相关知识、不认识文中人物也可以看得懂,这是一篇从零开始的OC小说。 含有克系/精神污染/触手/身体改造(双性方向)/失明、呕吐、精神创伤等健康问题/轮奸、殴打,谋杀等详细的令人不适的描写,谨慎阅读。 这篇一定会完结,并非全文都有H,不建议跳章阅读。 我的wb:DickDiver←文章相关的碎碎念和约稿放在这里
拿捏两个竹马的日常
超能叭叭的某人拿捏两个竹马的日常
【np/非双洁/穿书/两男一女/偏日常】禾枝以为自己穿进了一本耽美小说,却没想到这只是个披着耽美外衣的BG文学。两个竹马白日在房里哼哼唧唧不是在做爱,而是在为了谁跟她睡觉而打架。 知道真相后的禾枝幡然醒悟,决定翻身把歌唱,将这两个男人狠狠玩弄。 霍如文红着眼求她:“选我不要选许卿。” 许卿也一脸委屈地看着她,“跟他离了,跟我过好不好。”
《藤蔓(别名我与我的藤蔓爱人)》花蜜产乳 全肉1v1 微虐
nsnse《藤蔓(别名我与我的藤蔓爱人)》花蜜产乳 全肉1v1 微虐
虞清在末世逃亡的途中被亲人和朋友一刀捅在了肚子上,被推入沼泽的时候她只看到一抹暗绿色,便彻底昏死过去。 一觉醒来,只感觉浑身被黏腻湿滑包裹,私处穴口被不断抽插,藤蔓不断交缠,最终缠绕住她的脖颈,颤绕到了她的眉间。 ‘——喜欢。’ 催情液体裹挟她的躯体,放纵她与藤蔓交欢,欢愉与痛苦,两个毫无交集的物种沉沦在脏污的大床上,外面是数不清的丧尸和变异植物,来自骨髓的疼痛从脊髓窜至她的大脑皮层。 ——活下去。 虞清张开嘴,藤蔓彻底覆盖上这具残破的躯体…… 前期1v1,看个人兴趣会不会1v2。藤蔓性欲强,占有欲高,把女主看作自己的雌花,用心供养。女主自身实力在被小藤改造前就比较强,前期b罩杯身材瘦弱,改造后身材凹凸有致,成了半植人。 产乳(花蜜)美人vs可爱忠犬藤蔓
胸骨上凹处
我不是特长生胸骨上凹处
【唐珂、陈颖川青梅竹马】&【许肆、高杉姐弟恋】 [从轻狂的喜欢,到最后真正的爱。] [它靠的是心,而性只是辅助装。] 胸骨上凹处的吻痕,偷偷藏不住。 ps:最初的陈颖川面对着属于自己的唐珂,对她只有占有、索取,荒淫其中。 后来,随着感情的深入、年龄的增长,才明白爱不是这样,他要用时间和行动去证明。 脱了她的衣服,就要让她穿上婚纱。 唐珂知道陈颖川从来不会离开自己,也知道了爱本来的样子。 许肆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,但是她的“要哄”高杉,太勾人随时都能诱惑到自己,可他要的是她的心。 他觉得是老天安排的,不能跟天作对。 高杉有个狗腿子——许肆。 “你是不是不会爱一个人?” ——“你会?” “嗯。” ——“那爱我。”
旷野无声
三两行诗旷野无声
贺庭×林也 直球攻×哑巴受 捱过无声的旷野,尽头一定是绿浪奔涌的彼岸。 这是林也失声的第二个年头,他无论筑起多么坚硬厚重的心墙,在真挚坦诚的情感面前也会瞬间土崩瓦解,他心中名为贺庭的种子正在拼了命地萌芽。 *旧文搬运定时日更/交通发达章节带*
攻的淫荡过往(日攻)
鱼鱼爱吃鱼攻的淫荡过往(日攻)
攻不为人知的淫荡过往。 有是在和受在一起前发生的事,还有是在一起后的。

好看的穿越最近更新列表